当前位置:首页 上海市

“收废品是门学问”

发布时间:2020-07-01

柯昌盛ㄨ正在对废品进行装车。

柯昌盛是一家废品回收站的老板,在这一行,他已经干了10年。废品回收这一行虽然看起来简单,但实质上需要专业经验,并不是人人∩都能做。

记者 李世醒 文/图

一根绳子从车顶抛下来,柯昌盛一把接住,麻利地打上结,套在货车上。车上满载着塑料瓶和废报纸,他们将被运往位于市郊的废品拆解公司进行分解,然后进行回收再利用。这一车废品,是废★品回收站老板柯昌盛两个月的积攒成果。

两头受气

柯昌盛的废品回收站位于堰桥街尽头,紧邻着富康小区。这套位于一楼г的单元房打掉了阳台,与屋外的简易门面连通,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门脸房。

店面没有明显的标志,门头的横幅上只有“废品收购部”几个大字和一串电话。在此十年,周围邻居对柯昌盛的店面早已熟悉№,邻里之间,见面大多会以“老柯”称呼。

店面由柯昌盛和媳妇解厚桂共同经∶营,柯昌盛负责在外收货,解厚桂主要在家看店,两口≤子分工明确。不需要外出的时候,柯昌盛就在店里,对仓库里堆积的废品进行分拣。

城市拾荒者大致分为两种,一种专门收购废品,另一种主要捡拾废品。一般而言,“个体户”把捡来的废品分类,卖给小型回收站。小型回收站再分类整理后送到大型回收站。接着废品又被大型回收站打$包,送到回收再造工厂处理。

柯昌盛经营的就是小型回收站,位于废品回收产业链的中间环节,▣▤▥“两头受气”。

废品回收站的废品来源,主要来自各大超市、宾馆、饭Э店,因此必须要和这些单位搞好关系,说白了,就是要看别人脸色吃饭,一不留神就有可能失去一个大客户。

几个月前,一家和柯昌盛合作了7年∮的超市突然不再与柯昌盛合作,经过打听柯昌盛才知道,有一个走街串巷的“个体户”,以↘每公斤高1毛的价格,从柯昌盛手中抢走Δ了这家超市的生意。

“7年的合作,还不如1毛钱。”但生意终究还是生意,前几天下雪,曾经和那家超市合作的“个体户”不愿再上门收购,超市不得不再次找到柯昌盛。

在废品回收这个“江湖”中,每个回收站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。在这座城市,五堰、六堰等中心☼城区,人口密集,商业发达,是废品回收的富矿区,但柯昌盛这类的小回收站只能解解眼馋。“没有背景,也没有财力,根本进不去这个圈子。&r☆dquo;

废品收上来后,柯昌盛和妻子还需要按照∨上级大型回收站的要求,对废○品进行分拣,否则,会被上级回收站压价甚至拒收。

柯昌盛举例说,一个废旧自行车,不能简单当废铁处理,必须对车上的不同部件进行拆解分类,然后由不同的公司进行回收。即使材质相同的废品,也可能分拣成好几类。“比™如塑料,就要分拣成8种。”柯昌盛指着几个装水果的塑料筐说,这些就属于便宜货,只能卖3毛钱一斤,而最好的塑料,能卖到1.2元一斤,差别很大。

废品回收中的细微差别,要求从业者必须具备极好的☞眼力来判断废品材料,同时熟知市场价格。除了肉眼可以认出的材料外,金属、塑料类的废品需要用打火机燃烧后,辨别气味才能知道具体材料。

除了对废品的品质有要求,上级回收站往往也决定着市场价格。“他们定价,我们每斤降低1毛钱从社会回收,这1毛钱就是我们的平均利润。”但如果分拣后的废品里有杂物,上级回收站还会扣钱,这1毛钱的利润就很难挣到。“废品分拣哪有那么仔细,多多少少都混有杂物。”柯昌盛抱怨道。

收废品是一门学问

1月8日,柯昌盛攒够了一车的废品,他叫来了专业的废品处理公司进行清运,车辆由上级公司负责,这让柯昌盛省心不少。装载完毕后,车辆要到虹桥建材市场附近的称重站用地磅称重。虽然合作多年,但柯昌盛还是不放心,为了防止废品处理公司“耍心眼”,他专门让媳妇跟车监视。

称重的结果柯昌盛已经预料到。一≈车废品只有1┈┉000多斤,卖了1300元,扣除成本,柯昌盛◇卖废纸和废旧塑料只赚到了200元钱。但和回收废旧钢材相比,最起码没有亏钱,这已经让柯昌盛很满足。

废旧钢材曾经是废品回收界的“香馍馍”。柯昌盛回忆,2008年,一斤废铁能够卖两元,价格是废纸箱的六七倍,现在废铁卖到了废纸价,已经无人问津。

经常关注产经新闻的柯昌盛了解到,以往废旧钢材℃大多进了小钢厂Б的大门,但现在数量庞大的“地条钢”被取缔,导致废τ旧钢材收购价一路下跌。

但遇到废钢材,柯昌盛又不得不收。现在在柯昌盛的仓库里,堆积了各种钢铁制品,洗衣机、电冰箱、钢筋、边角料应有尽有。

和废旧塑料、纸张不同,将废旧钢材送往专门的处理厂,必须由废品回收站自己负责。扣除运输、人工成本,回收废旧钢材只能Ω勉强保|︴()〔〕本。不得已,柯昌盛只能将废旧钢材暂时堆积在仓库中,等到行情转好的时候再出手。

与不受待见的废旧钢材相比,废纸回收价一路走高,σ从前年的2毛一斤,上涨到现在的3毛一斤。柯昌盛说⿶,电商发展愈∟发加快,对各类包装箱需求也更加旺盛,加上大量中小造纸厂被关停,造成原纸的供应不足,推升了废纸回收价格的上涨。

在废品回收行业一干就是10年,柯昌盛已经¤摸清了这一行的规律―。夏季饮品旺销,回收的废旧塑料较多。冬季有购物节和各种节庆,各类废旧包装纸相应会增加,而在春秋两季则相对比较平均。

柯昌盛说,废品回收这一行虽然看起来简单,但实质上需要专业经验,并不是人人都能ρ做。从称重、计量到对废品材料的辨别、估价,再到Е寻找货源和渠道,和上家下家讨价还价等等,都称得上是一门学问。

压力与希望

柯昌盛是郧西马安人,原本在家务农。10年前,46岁的柯昌盛带着ζ全家来到城市,希望在这里一展拳脚。但没啥本事的柯昌盛四处求职无果后,只能选择废品回收这一行。

听过很多依靠“捡破烂儿”发家致富的故۞۞事,柯昌盛也曾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在城市中收获梦想。最初一段时间,这一行业也的确给柯昌盛带来了不少收益。但随着涌入的人Υ群越来越多,废品回收行业行情逐渐下滑。有调查数据显示,目前十堰废旧物资收购网点已达1400多家,其中城区800ε多家,而这些网点多数是没有营业执照、没有合法经营场地的小作坊。

僧多粥少,加上利润微薄,柯昌盛的废品回收站开始举步维艰。柯昌盛ↈ没有算过账,他只知道一年去除房租、水电和最基本的花销后,年底存折上的余额少得可怜。

2013年,柯昌盛和妻子拿出积攒的η几万元,然后向亲戚朋友借了一部分钱,凑了个首付,给儿子在春华嘉苑买了一套80平方米的商品房,但没过多久就后悔了。“每个月要付好几千元的房贷,让人压力山大。”柯昌盛说。

柯昌盛的大儿子靠开出租为生,女儿远嫁陕西自顾不暇。儿媳妇原本在本地某酒店打工,嫌一个月一千多元的工资太少,瞒着家人偷偷到天津一家三合板厂打工。去年8月19日,儿媳在工作时被︱︳机器碾伤了左手,只剩下了一◈根手指。私企没签用工合同,老板只垫付了一点医药费,就把儿媳妇赶了出来,如今只能在家养伤。两个孙子一个上幼儿园,一个上小学,一个学期的学费就要一万多。

心急如焚的柯昌盛睡不着觉,每天早上5点钟就起床分拣废品,两只手已经皲裂出一道道伤口,里面沾满了黑色的污垢。

柯昌盛①和妻子索性住在了回收站里,屋里四面漏风,柯昌盛只ㄨ能偶尔打开电暖气取暖。用过的脏水柯昌盛舍不得倒掉,而是淋在了废旧纸壳上,他说这样可以增加少许重量,多卖几毛钱。在回收站一角,放置着液化气灶,锅里的碗还没来得及洗刷,桌台上还有中午吃剩的半碗面条●和几盘咸菜。为了省钱,柯昌盛和妻子一天只吃中午和晚上两顿饭。

但∪有时候,柯昌盛似乎又看得很开。隔壁邻居在路边打牌,他会在旁边瞅半Θ天,偶尔手痒,他也会压上几块钱,玩上几把。

在回收站里的屋梁上,挂着几块腊肉和香肠,那是柯昌盛专门托人从郧西老家带回来的年货,味道比城里的好◎,关键是便宜。柯昌盛说,即使再艰难,也要有过年的℉样子。

上一篇: 【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】找准问题差距 推动各项重点工作再上新台阶
下一篇: 秋季脸部皮肤干燥怎么办?推荐10个补水妙法

热门推荐

精选推荐